个人风采

选择字号:

蔡兴文:平凡蕴含着伟大

2021-01-12    来源:中国老年文化

每每有亲朋好友来我家,落座沙发后抬头仰望,都会把目光投向墙上的一幅书法作品,欣赏刚劲有力的书法,有人还会读出声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番称赞之后,朋友们还想知道是哪位书法家所写。

其实,书写这幅作品的是我馆退休的李应久同志,曾经担任过保卫处处长,书法是他的爱好,横竖撇捺皆有风骨,方圆转折都是文章,在挥毫泼墨中以书法修身修心,切磋会友。他曾在我馆的一次书法大赛上荣获一等奖,我为他写了一首诗相赠:

“喜见书赠品其秀,笑祝佳作拔头筹。应久再添美中美,德高更登楼上楼。”

有人问,“德高更登楼上楼”,有何含义。

我答,是他与瘫痪妻子不离不弃,一世深情,彰显出他道德之高尚。

李应久同志还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卫工作时,妻子不幸半身瘫痪了,不能走路,说话失语,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这对李应久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个家塌了半边天,不,是多半边天。那时他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小孩,大的上小学,小的还没有上学。家里原本不富裕,妻子病倒了以后工资更少得可怜。岳父母也有病,一家六口人,三个病人,两个孩子,就李应久一个人微薄的工资支撑起这个家,实在不容易。不过,再苦再累,他也咬紧牙关,挑起重担,尽到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

我曾问李应久,“您当时有没有逃避、放弃和其他非道德的一闪念的想法?”

李应久同志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一个人结了婚,就要对自己的另一半负责任。我们过去一直恩爱,虽然她瘫痪了,我没有过其他的想法,只想着好好地去照顾她。既然我爱她,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爱她。”

“我的妻子开始病时,脑子一直不清醒,经过治疗,她的病情有些好转,脑子也有些思维了。有一次,她对我说,给我们带来苦恼,她这不如死了呢。我立即对她说,快别这么想,这个家有她在,孩子就有母亲。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她也应该好好地活着。我还鼓励她要坚强,如果不坚强,我的付出不就白费了吗?”提起往事,李应久感慨万分。

“几十年来,我陪她上医院,做针灸,凡是需要做的我都去做了。为了不让她寂寞,我就用小推车推她出去转转,由于我的照顾陪伴,她的心情不错,后来居然能发出笑声了。到国图金沟河宿舍时,能看到她趴在窗前张望着等我下班回来。她右半身瘫痪了,坐着轮椅还能用左手去擦擦桌子,做点极简单的活了。我退休后,买了辆三轮,我蹬着三轮带着她,让她看看外部世界,晒晒太阳,与左右四邻聊聊天。长此以往,有人就对我说,您老伴真有福气,我们若是老了,遇见像您这样的老伴该有多好啊!我说我是雇不起保姆,伺候她,照顾她,我就成了她的保姆了。”讲起这些,李应久脸上满是欣慰。

李应久同志说到此,我插了一句:“这是您贵在坚持的结果,别人说她有福气,也是在夸您。她的福是您给的,要知道,给他人带来福的人,本人也自然会成为一种福,这种福就是受人尊敬之福。”

李应久简单的话语,让我眼前出现一幅幅温暖感人的画面,让我体味到一种真爱之美。你看,一位老人奋力蹬着三轮的身影,车上是相依为命的老伴,他们或者是去买菜,或者只是出来遛弯、晒太阳,路边认识或是不认识的人们隔着窗户向李老挥手致意,或是翘起大拇指点赞。遇着亲朋好友、街坊四邻,就停下来聊一聊,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这是一种心的交流,情的互动,乃至爱的流露,谁说老来只是伴儿了,老来也是心心相印,相互依恋,年龄大了,情却重了,这才叫伴儿。


就在不久前,李应久的老伴走了。过去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而今老伴在病中却活了八十二岁,这可算是奇迹!这奇迹,不能不说是李应久用心与爱付出的结果。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相守,几十年时光转瞬即逝,李应久和妻子从青葱少年变成了白发老人,精心照顾瘫痪爱妻44年,李应久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他和妻子情比金坚。

家庭生活的美,夫妻之间的美,取决于人的品质。有人在恋爱时海誓山盟,结婚不久就分道扬镳,就是缺少担当的责任和一往深情的爱之美。李应久同志,虽是平凡人,却用爱、用心、更用行动,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几十年如一日忠贞不变,爱心不改的行动,谱写出一首不平凡的爱情赞歌。从他身上我真真切切体会到那种生死相依的珍贵品质,我在送他的诗中称赞他“德高”,即品德高尚,实在没有夸张。

人生多是平凡,依然可以做出不平凡之事。李应久同志就是这样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