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风采

选择字号:

姚燕毓:太行山人民高呼中央歌舞团万岁

2020-01-08    来源:中国老年文化

1958年初,中央歌舞团分三个演出队,一个队去山西省抗日革命老区左权、和顺、昔阳三个县慰问演出。一个队去河北省抗日革命老区昌黎、丰润、唐山三地慰问演出。一个队与梅兰芳京剧团合作去日本公演。让日本人看看站立起来勤劳、勇敢伟大的中国人民和中国现代及传统艺术。

我们是去山西省那支演出队的,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去太行山地区,大家的心情都很振奋。我们三十多人,在太原上了一辆大卡车,直奔山区,一路上见到那雄伟又美丽的太行山,那壮丽的祖国大好河山,使我们这群热血青年终身不忘。

傍晚,我们到达左权县,当地领导和乡亲们欢迎我们到来。第一站参观左权烈士陵园。县领导介绍说:抗日战争时期,由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左权领导太行山军民抗击日本鬼子侵略,还建立黄崖兵工厂,取得伟大胜利,得到陕北党中央表扬。当地小学生为我们演唱了《左权将军之歌》,歌词大意是:“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左权,1925年1月经陈赓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2月,左权开始步入军事生涯,1926年被党组织派往苏联留学,先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9月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1933年12月任红1军团参谋长。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左权随先头部队指挥作战。在强渡大渡河的作战中,左权以佯渡之态势转移了敌军的注意,成功地掩护了红1师渡过大渡河。最终中央红军主力全部通过泸定桥,甩掉了尾追不舍的国民党中央军。1938年12月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1942年5月日本军队出动大兵团突袭八路军前敌指挥部,左权负责断后,5月25日在辽县的十字岭突围战斗中,左权手拿望远镜观察包围上来的小日本鬼子,日本人见有反光的镜头,枪炮齐发打中了左权将军,将军满身是血,手还紧握望远镜,双眼怒视日本侵略者。此地名叫辽县,当地人民为了纪念这位才37岁的年轻将军,改为左权县,来永远纪念这位中国人民的好将军。

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南下解放湖南时,左权将军的老母亲还在寻找、等待儿子的归来。我们学习老红军、老八路军高尚的革命精神,与乡亲们同吃、同住,一有空就打扫院子、担水、为孩子们理发,学习左权民歌,小花戏舞蹈。当地歌手刘改鱼,她的左权民歌唱响全中国,还到我团学习、演出过。

房东老乡问我:“你认识老彭吗?”我说:“哪个老彭啊?”老乡说:“你认识老刘吗?”我说:“彭清一去日本演出去了,刘凤桐也去日本演出去了。”老乡说:“老彭就是彭德怀,老刘就是刘伯承啊!”我说:“在报纸上和电影上,见过他们伟大事迹,不怎么认识”。老乡拿出一个灯说:“这叫马蹄灯,当年老彭、老刘带领我们太行人民打日本小鬼子时,我就拿着这个灯,给他们带过路。今晚上,你们演完了,我也拿这个灯,给你们带路。”

我说:“老乡,我在你家吃饭时,看见锅底不到10来个小米粒做的粥,吃柿饼做成的炒面,平日就吃这样的饭吗?”老乡说:“习惯了,比小日本侵略时好多了。”老乡的孩子一双大眼看着我吃饭……

夜走太行山上,一个单行山路,县文化馆人提灯带路。不久,舞蹈演员谭荣满身泥水站在我面前说:“为什么不找我?”我说:“你怎么了?”谭说:“我掉到山底下啦,刚爬上来。”我说:“真对不起,不知道啊!摔坏了没有……?”好在人没摔坏,万幸,可能是食不果腹,人没有力气才摔下山去的吧。


我们演出舞蹈节目,大部分是历届世青节国际大赛获奖的,有《红绸舞》《狮子舞》《孔雀舞》《采茶扑蝶》《跑驴》和我新自编自演的双人舞《抢手绢》及一些外国舞蹈。还有陕北合唱及独唱、独奏等。一次乐队王传云伴奏舞蹈后叫我看他的唢呐喇叭口说:“你看喇叭口冻成一条冰棍了……。”我说:“你看我,摘掉帽子,我的头上好似刚打开蒸馒头的锅盖呀!热气上升。”我们就是在太行山区零下廿多度的天气里演出。每场演完,乡亲们都说:“感谢党中央、感谢毛主席,歌舞演得真好呀!我们喜欢看大戏,你们有大戏吗?”我说:“这次没准备大戏,一切会有的,一切会有的……。”春节快到了,上级调我们回北京,我们在春节休息时,抓紧排了大戏、京剧全本《三岔口》。

我们第二次回到左权县,正赶上当地过正月十五闹社火。乡亲们表演有歌有舞,有武术,很有民族特点、气势。左权县大一点的村庄建有老戏台,有时我们在老戏台演出,大部分时间都在山坡上演出。记得在麻田镇,原八路军总部演出时,乡亲们早已坐好,每人面前放一小堆(当地人叫碳),当我们开演时,老乡们都点燃了自己面前的“小火炉”,观众席上形成一片“火海”,这是太行山特有的“奇景”,暖了自己也照亮他人。我在国内外工作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们演完了歌舞,准备上大戏——京剧《三岔口》,心里还是没有底呀!好在我1951年至1952年随中国青年文工团,参加东德柏林世青节,中国的《红绸舞》,藏舞《游春》《三岔口》获一等奖,后又到九国演出,我经常观看由张云溪、张春华、张世桐演出的《三岔口》,从中学习到很多表演技巧得以顺利完成演出,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热烈欢迎。

当我们演完了京剧《三岔口》谢幕时,乡亲们纷纷上到台来,这个哗哗倒一簸箕柿饼,那个哗哗倒一簸箕核桃,这个哗哗倒一簸箕花生,那个哗哗倒一簸箕大枣等自家土特产。老乡拉着我的手,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中央歌舞团万岁!喊中央歌舞团万岁,我愣住了,想到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喊人民万岁!太行山人民对革命巨大贡献、巨大的牺牲,正如毛主席他老人家高呼“人民万岁!”我们高呼“太行山人民万岁!”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始终牢记周恩来总理教导“为国争光”。太行山人民对我团高呼“中央歌舞团万岁!”使我奋进,再奋进,激励我们多为人民演出,多为人民创作。

中央歌舞团,1952年成立,2005年与东方歌舞团合并,53年中,走遍世界,在国际艺术大赛上,共获24个金、银、铜奖,秉承周总理“文艺先行,外交殿后”的号召,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热烈欢迎,做到了“为国争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