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风采

选择字号:

程恺:退而不休,余热生辉

2018-03-19    来源:正能量

人物简介

程恺,1939年出生于山东曲阜。中央芭蕾舞团作曲家,国家一级作曲。


主要作品有:芭蕾舞剧《草原儿女》《大足石魂》等(当年都标为集体创作,他是重要参与的曲作者之一);交响组曲《苗岭采风》《国乐拾英》;月琴协奏曲《春》《忆事曲》《幻想曲》;轻音乐集锦《青春的旋律》等。影视音乐《风尘硬汉》《美的天使》等,电影音乐《宏志班的故事》《私奔》,话剧音乐《李白》《飞吧鸽子》,大型声乐套曲《中原行》《希望之光》。录有盒带专集《痴情》《红灯绿灯》等。2000年退休。

炉中火

放红光

我为亲人熬鸡汤

续一把蒙山柴

炉火更旺

添一瓢沂河水

情深意长

……

这是芭蕾舞剧《沂蒙颂》里的插曲《我为亲人熬鸡汤》,这首歌在当年可是红遍了大江南北,它的词作参与者就是程恺。而程恺更让人们所熟知的则是他创作的曲子,《毛主席是咱社里人》《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这些耳熟能详的旋律都离不开程恺的那支笔。

不愿闲暇的人

已经退休多年的程恺,早已离开了创作的一线,但是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生活彻底放松下来,仍然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积极投入到创作当中去。


退休后不久,当时北京人艺正在排演话剧《李白》,剧组希望程恺能为话剧编曲。由于当时经费紧张,结果不但要为话剧编曲,指挥彩排的工作也由程恺一口气承接了下来。对于程恺来说,只要能做的,他都会尽力,一是帮忙,二是发挥余热。类似的创作邀请还有很多,只要时间和身体允许,程恺都乐于参与。

程恺除了作曲外,还曾担任过教学工作。为了能让学生们将学到的技术、技巧及时地去做艺术实践与尝试,他把大家带到大自然中去采风,让学生们带着所学到的知识,边消化、边实践,引导学生每人作出一首歌曲来,歌词自选或自写。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于长期从事作曲工作的程恺来说,很多人会问他如何学好作曲。他认为,作曲专业不同于其他行当。作曲忙起来可以不分昼夜,闲起来可以整日酣睡。其因有二:一是接受创作任务后,受期限制约,要求指日交稿,只能快马加鞭,日争夜赶;二是思路开启,乐流笔端,中间不允许间断或停歇。若停,思路中止,再想找回,其面已非。

退休后的程恺仍然没有离开教育的舞台,他担任了青岛七所高校的顾问,只要有时间就会到高校去指导教学。他不光只教大学生,而且也同样会关心小朋友,他还担任了阳光小鸟艺术团的顾问,这里的学员都是孩子,他也会为这里的教学提供自己的经验和建议。

对于讲课,虽然程恺并不是专业的老师,但是他很喜欢在课堂上的感觉,喜欢将自己所学、所用的收获传授给年轻人。他觉得,上课可以交朋友,认识很多的年轻人,同时也可以梳理自己,将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通过授课的方式总结出来,从而提升自己,以后可以用这些总结出来的理论指导他的创作。

除此之外,程恺还会参加和自己所学专业相关的比赛活动,在活动中当评委,给参赛的作品评奖,通过这样的活动来挖掘有潜力的新人。

选准目标,持之以恒

程恺算是少年成名,从20世纪50年代初,他便开始练习作曲,后经三年的苦学,终于在1956年的6月1日在山东《大众日报》上发表了处女作儿歌《小汽车》,同年,其歌词作品《在傍晚的大街上》刊发在中国音协创办的《歌词》月刊上。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至1958年他考入曲阜师范大学附中前,其词、曲作品已发表数十首。在国内凡有音乐刊物创办的省份皆可以见到他作曲或作词的作品。

那时还是个中学生的程恺,常常收到来自全国各地音乐爱好者的信件,希望和他相互切磋,很多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程老师”,这让他有些坐卧不宁、一时无措。

选准目标,持之以恒,程恺觉得对于所从事的事业,要爱它、接近它、熟悉它、依恋它、放不下它,加上勇敢、有理想、有抱负、有奔头,就能成才,当然成才的路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必然会有坎坷,遇到困难反而会给你力量,只要越过它、克服它,就有可能成功。

程恺当年自学作曲的时候,也是多次被杂志社的编辑退稿。“当时,每次投稿给杂志社,常常会收到退稿,那时候的编辑很认真,回信时还会帮你分析,哪里好,哪里应该继续改进。”这些回信,对于青年时的程恺有着莫大的帮助,就这样,他一连坚持了几年。后来程恺的《毛主席是咱社里人》作曲经郭兰英、邓玉华歌唱家的演唱传遍全国。

爱好广泛,多才多艺

程恺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他经历半个多世纪的创作实践,发表、录音近千首音乐作品。由于生长在书香门第,自幼对文学特别喜爱,尤是诗、词,造诣颇深。《中国近代歌词史》书中写道:“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全国各地的歌词刊物上,经常读到程恺的大作,可以说,那个时期,他发表的歌词作品比歌曲还多,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为数不多的集词、曲创作于一身的音乐家。他创作的器乐、声乐及歌词作品近百首在全国获奖。”

近十几年来,他用生花妙笔为成功而流传较广的音乐作品点评,受人所托为出版的歌集、词集作序,而后,他又用散文的形式把文章汇集成册,先后出版了《音乐生活的断想》和歌词集《花与果》。

程恺爱好书法,最喜欢的是行草,行草的流动奔放,就像程恺的性格一样,有着山东大汉的直爽,可谓字如其人。退休后的程恺,开始练习书法,经过多年的苦练,现在已经有不少书法作品在杂志上发表过,不久前他的书法作品还在上海的书法展上得过奖。现在只要一有时间,程恺就会约上几个好友一起练练书法,彼此相互切磋。虽然书法上的成就远不如他的作曲更让人们所熟知,但对于程恺来说,仍然感到很自豪,觉得自己仍能够老有所为。据说,有不少人看过他的字后,特意向他求字,甚至有的人希望跟他学习书法。“我不敢,我可教不了。”程恺笑着说道。他觉得人要有自知之明,毕竟自己只是一个爱好者,不能“误人子弟”。

现在的程恺每天会去公园锻炼一个小时左右。平时在家的时候,他喜欢听听音乐、看看书,虽然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但是说起话来,仍能听到浓浓的山东口音,对于家乡对他的培养,他时刻不曾忘记,只要家乡的事情,他都会关注。在曲阜,程恺常常会收到家乡曲阜的邀请,希望他能够出席当地的活动,只要有时间他都乐于参与,也算是为家乡尽一份力。不仅如此,程恺还义务为家乡创作作品。

这就是程恺——一个爱笑的人,一个直爽的人,一个为我们带来了美好音乐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