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风采

选择字号:

王卫斌:改革开放以来的农村扶贫开发实践

2019-12-20    来源:中国老年文化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破除“左”的习惯性思维定势,作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短短的几年时间,粮食等主要农产品连续增产,个体私营经济蓬勃发展,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到1985年年底,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上升到397.6元,农村贫困人口减少到1.25亿,占农村总人口的比例下降到14.8%。但城乡、区域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也在逐渐扩大,全国还有1.25亿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低于206元,其中约4000万农民入不敷出,不借助外援就无法维持最基本的生存。

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尽快赶上全国发展的步伐,成为一项重要的政治经济任务。1986年4月,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把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的经济发展列入了“七五”计划。国务院成立了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确认了331个国家级贫困县作为突破口和主战场,正式启动了区域性开发式扶贫的宏大工程。1993年12月,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更名为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正式纳入政府行政序列。次年4月,国务院制定、颁布《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由此步步升级。

“八七”计划实施期间,国务院扶贫办重新调整、确认了592个国家级贫困县,大幅减少了东部经济发达地区贫困县的比例。中央各项扶贫专项资金累计达到1127亿元,各级党政机关、东部地区和社会各界也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通过定点帮扶、对口协作和希望工程、光彩事业等不同形式,倾力扶持中西部贫困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到2000年年底,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上升到1337元,全国农村贫困人口锐减至3209万,人民生活总体达到了小康水平。

2001年6月,国务院制定、颁布《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决定今后十年继续把扶贫开发放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集中力量解决剩余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创造条件巩固已经取得的温饱成果,加快贫困地区脱贫致富进程。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确立了在本世纪头二十年,全面建设受惠更广、水平更高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

国务院扶贫办从农业部内设机构中单独设置,升格为副部级,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更名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国家把农村绝对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口,一起作为扶贫开发重点对象;把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作为扶贫开发重点区域,并在除西藏之外的范围内,再次调整、确定了592个重点县。西藏作为一个特殊的贫困整体,由中央政府另作特殊安排。东部和中西部其他地区的贫困局部,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扶持。国家还在全国农村包括重点县的范围内,识别、确定了14.8万个贫困村。

农村扶贫开发第一个十年纲要实施期间,国家加快了农村扶贫开发政策与社会保障制度的有效衔接,形成了以整村推进为载体、以产业化经营和劳动力培训转移为支点的“一体两翼”新模式,开创了以扶贫开发促进脱贫致富、以社会保障维持基本生活的“两轮驱动”新格局。中央财政安排的专项扶贫资金累计达到1440.4亿元,支持接受“雨露计划”培训的贫困家庭劳动力超过400万人次,支持参与互助资金、危房改造试点的贫困村和贫困户,分别扩大到1.36万个和203.4万户。

到2010年年底,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累计投入789亿元,支持12.6万个贫困村实施了整村推进扶贫开发规划,村民人均纯收入增幅高出同一县域其他村民20%以上,592个重点县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幅首次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国家把农村扶贫标准提高到1274元,并且取消了绝对贫困人口与低收入人口的界限,以此衡量,农村贫困人口数量减少到2688万,占农村总人口的比例下降到2.8%,提前实现了极端贫困与饥饿人口减半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2011年5月,国务院制定、颁布农村扶贫开发第二个十年纲要,确立了到2020年,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的新目标,布置了巩固温饱成果、加快脱贫致富、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发展能力和缩小发展差距的新任务。国家把扶贫标准提高到2300元,把扶贫线下具备劳动能力的1.22亿农村人口,作为扶贫工作主要对象;把六盘山区、秦巴山区、武陵山区等11个连片特困地区,与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作为扶贫攻坚主战场。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新一届党中央紧紧扭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存在的短板,把农村扶贫开发工作摆到了更加重要、更为突出的位置。习近平同志身体力行、率先垂范,频繁深入农村贫困地区第一线看真贫、知真贫,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一再要求“扶真贫、真扶贫、真脱贫”。

中央不再简单以GDP论英雄,不再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更加注重支农扶贫的精准性、实效性和可持续性。国务院扶贫办组织了80多万人进村入户,对12.8万个贫困村、2948万贫困户和8962万贫困人口进行了精准识别,并建档立卡。全国各地组建了12.8万个驻村工作队,选派了48万名驻村干部,对识别出来的贫困村和贫困户逐一制定帮扶计划,实施精准帮扶。国家还把每年的10月17日设立为法定“扶贫日”,表达了举全党全国之力继续向贫困宣战的决心和诚意。

“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安排的专项扶贫资金累计达到1898.4亿元,并向贫困革命老区安排专项彩票公益金50.25亿元,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扶贫小额信贷1200亿元。东部地区向西部贫困地区提供财政援助资金56.9亿元,动员社会力量捐款3.8亿元,引导企业实际投资1.2万亿元。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严格控制“三公”经费支出,严厉查处扶贫民生领域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到2015年年底,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仅剩5575万。

但这些贫困人口致贫受困因素更加复杂,采用常规思路和一般办法已经很难奏效。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确立了今后五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的硬性目标,并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作为基本方略。同年11月,中央召开超高规格的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更加具体地作出了“六个精准”、“四个问题”和“五个一批”的战术安排,中西部22个省份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向中央签订了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了军令状,正式吹响了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

脱贫攻坚首战两年时间,中央各部出台了200多个政策文件或实施方案,地方各级也出台了“1+N”系列配套文件。全国各地动员了200多万人开展建档立卡“回头看”,各级机关单位增派了近百万“最能打的人”,担任贫困村和党组织薄弱涣散村的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中央和省级财政安排专项扶贫资金2467亿元,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发放扶贫小额信贷4155亿元。中央还赋予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的自主权,明确规定贫困县不脱贫、不摘帽,党政正职不调整、不调离。

中国共产党勇于变革、勇于创新,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一茬接着一茬干,一棒接着一棒跑,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进展。2017年10月,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庄严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行百里者半九十”,全国上下尽锐出战、精准施策,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气势,向“最后一公里”和“最后一群人”发起了最后冲刺!

上一篇:
下一篇: